首頁 > 銀行 > 監管 > 正文

縣域農商行的“甜蜜”里藏著“憂愁”

文章來源:
字體:
發布時間:2019-05-11 17:52:40



縣域農商行的“甜蜜”里藏著“憂愁”



“甜蜜的憂愁”也好,邊際利潤貢獻也罷;對于釋放資金的用途和流向,機構莫衷一是……但比降準更重要的是疏通貨幣政策傳導機制,以及深化利率市場化改革。

這場“小而精”的降準不期而遇。5月6日,中國人民銀行網站發布消息稱,中國人民銀行決定從2019年5月15日開始,對聚焦當地、服務縣域的中小銀行,實行較低的優惠存款準備金率,釋放長期資金約2800億元。中信建投銀行業分析師楊榮認為,此次降準預計將直接降低符合條件農商行的負債端成本,有助于引導農商行回歸本地、回歸本源,推動多層次、廣覆蓋、有差異的銀行體系形成;有助于推動中小銀行實行較低存款準備金率的政策框架之建立等。

不過,也有部分銀行人士對資金用途、資金流向,以及后續資產質量問題表示關注。華東某縣域農商行人士告訴經濟觀察報,此次降準預計對該行釋放資金1億元左右,但是本區域小微企業貸款積極性并不高,尚有部分貸款未釋放出去;也因此而生“憂”。

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副院長、研究員董希淼則稱,對于部分銀行而言,目前流動性已經較為充裕。如何綜合施策,讓降準釋放的資金更有效率地進入實體經濟,是解決相關問題的一大關鍵。

惠及約1000家農商行

“甜蜜”在于,根據央行測算,本次降準可釋放長期資金約2800億元,將全部用于發放民營和小微企業貸款。截至2018年末,全國共有1427家農商行。本次政策惠及縣域農商行大約有1000家,包含了70%的農商行,覆蓋范圍較廣。

數位接受記者采訪的農商行人士認為,縣域農商行作為“支農支小”的主力機構,此次定向降準將助力其進一步降低負債端成本。“存款準備金執行8%的比例后,預計釋放3億左右資金,更有動力投放到小微企業中去。”華北某地方農商行公司銀行部總經理對記者推測。

楊榮解釋,從政策效果來看是多方面的:有助于引導農商行回歸本地、回歸本源,推動多層次、廣覆蓋、有差異的銀行體系形成;有助于推動中小銀行實行較低存款準備金率的政策框架的建立;有助于引導和鼓勵農商行扎根本利,發揮地緣、人緣和親緣等優勢,緩解小微和民企融資難、融資貴的問題;預計將直接降低符合條件農商行的負債端成本,對于其他商業銀行而言,由于新增流動性的增加,負債端壓力也能夠間接受益。

“提升中小銀行資產端運用收益,靜態產生年化約19億邊際利潤貢獻。”興業證券分析師傅慧芳認為,據其測算,由于貸款利率高于法定存款準備金率,因此獲得流動性釋放的中小機構法準轉貸款后,資產端高定價信貸占比將提升,這有利于緩解這部分銀行信用下沉而帶來得風險補償不足的問題,邊際上利好息差改善。

據傅慧芳推算目前法定準備金利率1.62%、普惠型貸款利率6%左右,假設成本收入比30%、信用成本2%,本次降準將對縣域農商行產生年化約19億的邊際利潤貢獻。

目前已經上市的六家農商行當中,常熟銀行、江陰銀行、張家港行和蘇農銀行屬于縣域農商行,據楊榮團隊測算,四家農商行且在異地分支機構的資產規模均不超過100億,符合此次降準的要求。

這四家縣域農商行的法定存款準備金率均在10%左右,因此,此次可降準200個BP。在降準200個BP下,四家農商行可釋放資金78.82億元,平均每家17~26億,可提高各家NIM水平約4~5個BP,增厚2019年歸母凈利潤增速5%左右。

資金如何投向實體經濟

不過,也有部分銀行人士對資金用途、資金流向,以及后續資產質量問題的擔憂。

華東某縣域農商行高管對記者分析稱,從宏觀層面,此次降準無疑有利于中小銀行專注小微企業發展,但具體到某家縣域銀行,則要具體情況具體分析,以其所在銀行為例,此次降準預計釋放資金1億元左右,但本區域小微企業貸款積極性并不高,尚有部分貸款未釋放出去。

所以降準后的資金反而成了“甜蜜的憂愁”。“對于部分企業來說,如果沒有比較強烈的資金需求,給他們放貸反而會提升企業的資金成本。”該高管認為,對于釋放的資金,怎么有效利用還是需要好好規劃一下。

另外,在開展業務方面,該高管坦承,對地方農商行來說,來自大行的競爭壓力很大,對于縣域來說,大行特別是國有大行下沉的力度越來越大,“之前農信社或者是縣域銀行的優勢不復存在,客群沒有擴大,由于沒有國有大行低利率的優勢,部分中小銀行的優質客戶流失現象嚴重。”

而且,其所在銀行近幾年倡導“做散做小”,限制大額貸款,把貸款結構比例優化。“大型企業基本不做,只做小微企業、三農,因此原來積蓄的優質客戶和競爭優勢不再明顯。”

不過,浙江某農商行信貸經理認為,相比國有大行,中小銀行在小微信貸領域深耕多年,具有較好的客戶基礎,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調整風險偏好,靈活地進行營銷,進行差異化競爭。

“改善民營企業的融資環境仍是貨幣政策的重點。深耕于本地的中小銀行具有位置和信息優勢,對本土小微企業更加熟悉,有助于減少信貸投放過程中的信息不對稱。結構性降準在改善民營企業融資環境的同時,也有助于防止全面降準帶來的流動性大量流入房地產和基建領域,防控債務風險。”平安證券宏觀分析團隊分析稱。

除了貸款投向,接受記者采訪的幾位農商行人士均提到貸款風險的問題,“貸后管理必須更加重視。”上述農商行高管表示,鑒于小微民營企業的風險偏高,除了銀行自身的下沉與讓利,風險補償需要有一定激勵,例如加大財政補貼及擔保力度等。

對于釋放資金的用途和流向,也需要關注。河南某農商行交易員則對記者表示,最近資金面一直很松,預計未來幾個月可能資金面都是維持寬松狀態。“降準后,開展業務上來說,中小銀行更有錢了,可能交易更活躍,多了些資產配置需求,資金市場利率這么低,可能很多機構要開始配置債券,理財這種類型。”

降準“信號”

事實上,數位分析人士認為,此次降準雖“小”,卻釋放出重要政策意義。“寬信用任重而道遠,本次降準信號意義或更強。”中信建投宏觀分析師黃文濤說,他認為,從國務院常務會議以及26日吹風會精神來看,實現小微企業貸款“量增價降”重點仍在于大型商業銀行,大型商業銀行具有資本金充足、不良率低、貸款撥備率高的優勢,相較于小型銀行,抵御小微企業貸款風險的能力更強;小型銀行盡管具備地域優勢,但抗風險能力較弱,降準能否有效促進小型銀行大規模投放小微企業貸款仍有待觀察。

此外,黃文濤認為,本次降準邊際觸發因素來源于中美貿易談判重新惡化,經濟形勢不確定因素加大,客觀上也不利于銀行擴大對中小企業風險敞口。

此前,央行在公開市場一系列操作引發市場關于貨幣政策收緊的猜測。這在黃文濤看來,貨幣政策中性態度仍然得到體現,但政策繼續收緊已難以持續。

本次央行降準整體仍顯謹慎,具體到操作層面:首先,國務院常務會議側重于中小銀行定向降準,而本次降準則進一步明確為“僅在本縣級行政區域內經營,或在其他縣級行政區域設有分支機構,但資產規模小于100億元的農村商業銀行”,并未包括中型銀行;其次,本次降準釋放2800億長期資金,較前幾次降準,資金投放規模明顯下降。

但是,未來貨幣政策朝向仍需觀察。“4月份以來貨幣政策邊際收緊,與一季度經濟提前企穩,以及政策在穩增長的基礎上防風險因素有關,未來貨幣政策能否從中性重新傾向于寬松,關鍵在于經濟能否延續企穩節奏,本次中美貿易談判重起波瀾提前打開了貨幣政策調節的窗口,但不宜過度解讀。”黃文濤表示。

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副院長、研究員董希淼也提到,降準并非緩解民營和小微企業融資難、融資貴問題的唯一手段。對于部分銀行而言,目前流動性已經較為充裕。如何綜合施策,讓降準釋放的資金更有效率地進入實體經濟,是解決相關問題的一大關鍵。從這個意義上講,比降準更重要的是疏通貨幣政策傳導機制,進一步推進和深化利率市場化改革。


福利彩票3d试机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