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 > IT > 正文

山大團隊研發全球首款智能陪護機器人 現實版“大白”

文章來源:中國經濟新聞網
字體:
發布時間:2016-07-15 08:24:11

QQ截圖20160705085545

  研發團隊成員和“大智”合影

  文/片齊魯晚報記者許亞薇

  除了聽覺、視覺“大智”還有嗅覺

  身為山東大學機器人研究中心云基智能機器人實驗室主任,同時也是山大控制科學與工程學院教授,周風余已經研究機器人20年。他說從外形來看,這款耗費他20年精力打造的智能陪護機器人“大智”,仿照了人的模樣,同時兼具科技感,“看著挺萌的。”

  “大智”高半米,白色,頭部有顯示屏,能夠顯示笑臉,但沒有胳膊。“它可以和你對話,有‘聽覺’;還可以識別人臉,見一面就能認識你,有‘視覺’;同時還能‘聞’到空氣中的味道,有‘嗅覺’。”周風余說,因為能識別人臉,“大智”有家庭安全防護功能,如果上班時間家里出現陌生人,能在識別后第一時間發送信息給“主人”。

  “大智”是如何實現上述功能的呢?據了解,它的系統采用嵌入式底層控制器+機載微型電腦+云腦的分布式體系架構,主要是基于智能化語音交互、人臉識別、自主學習及自我健康評價等先進技術。很重要的一點是,“大智”是機器大數據、云計算與機器人技術的結合,“是一款云機器人。”因為實現了對特定人定點和定時的智能化、個性化、安全陪護,“大智”成為全球首款真正意義上的智能陪護實體機器人。

  那“大智”真的可以像“大白”一樣智能嗎?“‘大白’是一種理想和追求,再過5-10年,服務機器人很有可能發展成‘大白’的模樣。”周風余說,因為是 基于云平臺,“大智”機器人可以像人類一樣隨時隨地學習、分享新知識和技能。

  讓“大智”識別聲音他們花了倆月

  別看“大智”現在運轉流暢,研發它的過程就是一個解決問題的過程。用實驗室嵌入式軟件總負責人田天的話來說,就是不斷遇到各種“坑”,然后不斷去填“坑”。

  “大家現在看到的‘大智’,已經換了五六次頭。”周風余笑著說,為了找到價格合適、品質優良的麥克風,他們找了很多廠家,不停地作對比,一次次否定,一次次換。

  田天依然清晰地記得在研發“大智”時面對的棘手問題。“一開始,它識別聲音的能力很差,我們跟它說10句話,它只能回答一兩次。”田天說,那時候大家都非常迷茫,負責相關部件的小伙伴每天進行測試,無論如何都找不到原因。

  直到兩個月后,他們發現所有人都忽略了電源,電源對聲音識別產生干擾,讓“大智”無法接收到清晰的聲音。

  除了聲音識別,讓“大智”移動的輪子也已經更換過十幾次。“一開始輪子會打滑,還會發出聲響,我們就找不同的輪子進行嘗試,最終找到一種包有皮套的輪子。”田天說,諸如此類的例子不勝枚舉,研發機器人所經歷的“坑”實在太多了。

  其實,在接受采訪前,田天已經熬了一個通宵。周風余說,團隊20余名成員,大家常常晚上11點教學樓關門時才離開。“如果有一天早回去,就會覺得很多東西沒完成,會?e??p????喣被別人甩在后面。”

  每臺售價萬元以內下半年面市

  隨著技術一天天完善,周風余說,今年下半年,會將“大智”上市銷售。

  “考慮到成本以及機器人在實際工作中可能會出現種種問題,預計會生成幾十臺給大家試用和測試。”周風余說,“為了讓老百姓也能用得起,每臺售價會在萬元以內,如果價格超過萬元,大多數人難以接受。”

  一臺機器人,包括工業設計、機械設計的方方面面,涵蓋自動控制、編程、通信、材料、人工智能等多個方向,為了降低成本,周風余和團隊成員做了很多努力,去市面上找最便宜好用的零部件。

  在周風余看來,對服務機器人最大的要求就是實用性和可靠性。“科研要求精度,可以容忍部分錯誤,但是對于服務機器人,最不能容忍的就是錯誤,安全是最重要的。”周風余說,如果服務機器人在工作過程中出現了錯誤,推倒了老人和孩子,這個后果是不可想象的。

  最近周風余和團隊正在對“大智”進行加緊完善。他們正在做一件事,那就是“機器人自我健康評價”,周風余想在“大智”出現問題之前,讓它自己檢測出自己的問題,停止工作并報告主人。

福利彩票3d试机号